(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空城黎明

首页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六夫皆妖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荒海有龙女 逍遥女侯 天命凰谋 全能灵师之废柴三小姐 渣王作妃 我竟然是白骨精 天下男修皆炉鼎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空城黎明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第十四章 天雷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云檀子看着三个小泥人,想到门派里的熊孩子,心口一闷,还没说话,先吐出一口淤血来。

杨小小立刻大叫:“快去喊王爷爷!这个人快不行啦!”

云檀子听得心中微苦,面对着一群村民和女娃娃紧张的眼神,却是哭笑不得。他受到朋友暗算,倒是未曾想过,会被一群凡人救了。

王大夫过来了,一掐这人的脉,装模作样的摸了会儿胡子。若不是云檀子知道他是个凡人,还真就被他这样子骗过去了。

“不打紧,只是淤血,吐出来就好了。”王大夫放下手,对一边的小男童招呼着,“二熊,去拿上次剩下的‘那个’作引子,再加天香,白翎……熬好后端过来。”

王大夫说的“那个”正是杨小小上次找到的晗光草剩下的一点,这次用了就真没有了。村子里都知道这药能保命,珍贵得很。没想到最后一点要给一个外人用了。

名为二熊的小孩抿了抿唇,到了声“是”,就跑走了。

被那个小男孩瞪了一眼的云檀子只觉得莫名其妙,抬头看见的是笑眯眯的王大夫。耳中传来细碎的声音,打破了他对这些人第一眼的认知。

村民小小声问杨小小:“哎!杨娃子,你说这会不会也是个妖怪?他能不能帮我们干点啥?”

杨小小:“不是,他是人啦!”

“哦。”所有村民收回竖起的耳朵,可惜地叹了口气。围在一起的人群顿时三三两两的散了,只留下三个女娃几个男娃和王大夫。他们还要忙着去把长生兽幼崽哄着寄生在断了的果子树上,然后种在每块田里。

虽然村民们是想让长生兽幼崽让田变肥,那也只是他们把田地和粮食看得太重,却不会因此逼着打着长生兽去做。

大不了……和家里的小祖宗/小兔崽子一样供几天,然后打一棒子再给颗甜枣。男娃娃都是这样被教育大的,其他的幼崽肯定也没差。

至于女娃?啥?你说啥?就三女娃了,还不许他们宠着啊!

感觉自己被嫌弃的云檀子:“……”

王大夫依旧笑眯眯的,端的是一副温和慈祥的样子,接过二熊端来的药:“来,把这个喝了。”

云檀子探究地注视着王大夫,过了一会儿才撑起身子拿过碗,把药喝了。哪怕这药是毒|药,一个小村子里的凡人蝼蚁怎么可能阴得到他……

“咚!”木碗掉到地上。

云檀子僵硬地躺在地上,惊怒地看着长须大夫。

“你这伤我看了,不宜大动,躺着更有利恢复。”王大夫乐呵呵地说完,让孩子们把云檀子搬到柴房去。

“我来!”王二丫自告奋勇,挤开几个男孩,把袖子一撸,两只肥胳膊穿过云檀子腋下,搬着他倒退着走了。

云檀子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己下|半|身被拖在地上拉着走,法袍都皱了。你说早就知道人心莫测人心莫测,他怎么能因为对方是个凡人就降低戒心呢!毕竟身受重伤体内又没有丝毫灵力的他连个凡人都不如。

王大夫笑着看着一群小孩给王二丫加油打气,等村长过来了,孩子们也走不见了影子,他脸上的笑意才浅了些。

村长敲着烟杆子:“那生人什么来头。”

“不知道。”王大夫摸着长长的花白胡子,苍老的眼中划过一丝深意,“总归和这场山洪逃不开关系。”

就算天气炎热又多有暴雨,也不可能这么早就引发山洪。李夫子前身和天星楼有点关系,怎么的也不可能算一场山洪的时间都会算错。除非,有外力改变了山洪来的时间。

村长抽了口烟,咳嗽几声,引来王大夫的一瞥:“都跟你说过要抽就抽点好的,‘花叶子’伤身,你就是不听!”

“呵呵,你咋比我家婆娘管的还多。”村长眯起眼睛,看着远处村民们热火朝天的奋斗景象,又慢悠悠地抽了口烟,“等哪天日子好了,再换吧……”

“会好的。”

是啊,会好的。

**

云檀子被搬到柴房的地上,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就这样躺在地上,那群小孩甚至连个被子都没给他盖,就准备走了。

云檀子颤着牙齿,从牙关里挤出话来:“等……”

杨小小和赵秀清王二丫正说着回去后肯定要好好洗个澡,走在最后面。耳尖的杨小小听见了云檀子的话,她转身又回来了,三个女娃娃排排蹲在云檀子面前:“嗯?”

云檀子只觉得脸上的肌肉全都在颤抖着:“被……子……”

“没有!”

杨小小特别直接的拒绝,然后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柴房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些散乱的稻草和被子,看起来有什么人住在那里:“喏!被子是要干活才有的,你没有干活,没有被子!”

云檀子僵着脸,特别想咆哮。你们给我僵住了怎么干活啊?啊?!

杨小小等了好一会儿,躺在地上的男人再也不说话了。三个女娃你看我我看你,均是叹了口气。

“城里人真娇气。”赵秀清说道。她们还不知道修士,但是云檀子穿的光鲜亮丽,和赵秀清见过的城里人差不多。

“我家没有被子啦,唯一空出的一床被刘二哥要去给混混他们盖了,呐,就那个。”王二丫指了指角落里的被子之一。

杨小小苦恼地想了想:“我家好像也没……啊,对了!”杨小小想起来她家其实是有多余的被子的。

“你等一下哦!”

云檀子这一等,就等着三个女娃娃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才去杨小小家集合把被子抱出来。

“这被子真干净……”赵秀清摸了摸柔软的布料,她可从来没有见过杨小小盖这床又软又绵的被子。

云檀子看着三个露出本来面容清甜可爱的女娃娃给自己认真把法衣上的灰拍了,还在他身下垫了些干草,仔仔细细盖上被子后仿佛完成一个重大任务般兴高采烈的相伴着走了。他的唇动了动,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突然觉得这个村里的人也不是那么讨厌。

夜晚很快降临,闭着眼努力积蓄灵力的云檀子眼皮动了动,他听见几个骂骂咧咧的声音靠近。

“妈的,累死老子了!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这凤花村的人都是一群死疯子!”

“呸!等老子出去了……”

门吱呀着推开,还在说话的混混们一眼就看见了挨着门躺在地上的云檀子,浑浊的眼神一碰到云檀子依旧干净华贵的法袍时,眼里闪过凶残的亮光。

云檀子看着他们眼中的贪婪恶意,心道不好。可是他现在再努力也只有指头能动,没时间给他画出法阵。

难不成他堂堂一个筑基修士就要葬送在这等凡人的手上!!

“嘿嘿,兄弟,衣服不错啊!”混混们嬉笑着靠近,试探着用脚踢了踢躺着的云檀子,发现对方居然不能动后更是眼睛一亮。

云檀子看着靠近自己的手,眼底闪过怒意。

“你们在干什么?”

那满是茧子的大手还没摸到他身上盖的被子,一道清脆的童声响在几人耳中,如同一声惊雷,混混们抖了一下。

几人的视线都往大柴房门口看去,杨小小手里牵着好几条猎狗,看着他们。

混混头子“咻”地抽回手,傻笑:“哈哈,没干什么没干什么,就是和新来的大兄弟打个招呼,你们说是不是?!”

其他混混猛地点头:“是是是!!我们就是打个招呼!”

云檀子古怪地看着几个明显不是好人的男人对着一个女娃娃伏低做小。他哪里知道,杨小小和王二丫知道这几个混混欺负了赵秀清后,特地找到他们揍了一顿。王二丫靠的是自己的拳头,杨小小靠的是……

混混头子忌惮而恐惧地看着那几条眼冒凶光的猎狗慢慢走到柴房的各个角落里蹲下来监视他们。今天就是这几条狗,差点没把他们的腿咬断了。

#惹不起惹不起!#

杨小小没管他们说的真的假的,对于欺负了小伙伴的人,她的感官很差。要不是村里人留着他们帮忙干活,她早就把他们赶出去了。

给猎狗们解下脖子上的布条,杨小小没去看混混们,走到云檀子身边:“我忘记和你说了。”

云檀子抬起眼睛看着她。

杨小小一脸严肃:“这床被子是我爹娘的!你别弄脏了!我明天要收回去的!不然让大狗咬你!”

“嗷呜~~”猎狗们特别配合地叫了几声。

云檀子:“……”他听见旁边的混混偷偷笑了。

杨小小也听见了,鼓着包子脸地扭头:“包括你们。”

混混们:“……”很好,现在笑不出来了。

警告完人后,杨小小才满意地离开。第二天一大早来收被子的时候,果不其然被子还是和小心盖上去的时候一样干干净净。

等杨小小走了,云檀子睁开眼睛,从地上站起。冷漠地瞟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混混,考虑到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可能会惊动其他人,才忍住杀了这几个人的想法,收敛自己的气息,避开猎犬小心地推门出去。

云檀子躲开早起的村民,无声无息走到村头,回头看了眼安宁平静的凤花村,眼里划过一丝复杂。这个村子的人救了他又放倒他,但最后还愿意分给他明显很重要的被子,云檀子也不知到底是该厌恶这群愚昧的人还是感激。

不过他们宗门修炼的功法不能和凡人有牵扯,若是真的有恩,待他以后来报就是。

这么想着,云檀子一脚踏出了村子。

“咻——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云檀子走出一步的同时,一道天雷从天落下,直直劈到云檀子身上。

云檀子:“……”

**

在杨小小拿走被子的时候,离村子外的山道上,坐在软轿里的师子明听见外面的侍卫喊着:“大人!路通了!可以过去了!”

“那便快快前行。”

“是!”

停了一天一夜的软轿终于动了,师子明松了口气,看向身边的男人低声唤了一句:“主子。”

“路通了,听老捕快说,前面不远应当就到凤花村了。”

“嗯。”被称呼为主子的男人眉目俊朗贵气,只是左胳膊上缠着被血染红的纱布,血腥气冲淡了轿子里的熏香。

师子明看着主子手上的胳膊,暗暗皱眉,又松了口气。虽说走的突然,又被山洪挡了路,万幸的是,山洪也为他们挡住了身后的追兵。

本以为躲到林州这个小地方来能避开一劫,没想到主子的去向这么快就漏了风声。师子明刚刚上任县官没几天,就发现镇子里的生人越来越多,哪怕下了狠命令要严盯,还是让几个闹事的钻了空子。

师子明想起那个泼辣的赌场老板娘边拿着棍子和外乡人打起来,还边骂着他这个县令屁|事不顶用的事情,就忍不住苦笑。

大约是经历过灾难,镇子上的人们在遇见事的时候还是团结的,争气的给被看作自己人的县令一行人打了掩护。

本来想把主子送到另一个秘密地方的师子明一行人在半途就被发现了,无奈东躲西藏,早就偏离了原定路线,主子还在打斗中受了伤。晚上歇了口气,老捕快看着地形立马认出来了,这是去凤花村的路。

在师子明眼里凤花村里的村民也不过是普通的村民,但是在老捕快眼里可不是,立马眉飞色舞的说他们可以去那里。师子明禀告了主子后,湘王看着不多的余粮,点了点头。结果第二天就遇见了惊险的山洪,堵住了来路和去路。

现在饥肠辘辘的一行人,都巴不得快点到凤花村。

等大队人马能够看见不远处的村子时,就只见万里晴空中,一道高高的天雷似乎带着怒火和蔑视,直直劈向村头的一角,巨大的声响让众人一震,师子明的师爷哆嗦着嘴,差点趴下:“天,天神怒了,天神怒了……”

其他人都没理这个胆小的花瓶师爷,反而担心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加快脚步赶过去,看见村口三个女娃娃,其中一个瞧起来虎头虎脑的用木棍戳了戳地上焦黑的人形,转头对其他两人说道:“嘻嘻,还没死呢!”

一个看起来文静而秀美的女娃秀气地皱了皱眉,说出的话倒是毫不客气:“活该!我们救了他!想这么走了,真是白眼狼!”

说不了话的“白眼狼”:“……”

师子明唯一见过一面的杨小小语出惊人:“王爷爷说,就是这个人让大水提前来的!”

“啥!”王二丫横眉一竖,指着云檀子哇哇大叫,“原来就是你差点害死我们村子!”

云檀子:“!!!”这个事我真的不知道!

赵秀清和杨小小谈了一会儿后,得到确切情报,回过头来,温柔一笑:“没事的,二丫,我们给过他机会了。”

“王大夫说了,他要是想跑,就拿去喂大鱼吧,正好大鱼都快把河里的动物吃干净了。”

王二丫眨了下眼,她咋不知道大鱼把河里的动物都吃了呢?不过小伙伴的默契不是吹的,她特别有眼色的没开口说话。

云檀子吐出一口黑烟,求生欲极强:“等,等一下!我,我能补偿!真的!”

杨小小和王二丫都乖觉的没说话,让她们中最聪明的赵秀清开口。文静的女娃轻轻一笑,唇不露齿看起来腼腆极了:“说说看。”

“你知道的吧,”赵秀清笑着轻声说道,“说些实际的。”

“有用的。”

喜欢(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请大家收藏:(m.csxsrc.com)(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似是从来 腹黑丞相的宠妻 天生赢家(快穿) 系统之炮灰的宠妃路 电影世界逍遥行 小可爱,放学别走 锦绣弃妻 影帝他带球跑的前任回来了 混乱中立迦勒底[综] 近战狂兵 女王的小鲜肉 默读 神医俏娘子:相公,晚上见! 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 掌欢 悲剧发生前[快穿] 天眼人生 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快穿之无限治愈 从前有座灵剑山
经典收藏 综美剧 亿万富翁 冥帝的绝世狂妃 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人生就是一场二人传 疯狗加三 猎同之书呆西索 姽之婳 [综]逆袭悲剧人生 入魔 女配不掺和(快穿) [快穿]别说话,爱我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天官赐福 终极蓝印 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 寒门夫妻 皇后命 The God[快穿] 天下男修皆炉鼎 反派皆男神[快穿]
最近更新 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 嫡子很毒 战神魔妃 为了读者而努力一把 重生之宿敌 娇藏 鱼不服 小妻宝[重生] 奸恶之徒 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 龙王大人是我夫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 [红楼]佛系林夫人 西月战纪 混元修真录[重生] 极品飞仙 师父他太难了 重生之男妻 愿君未离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空城黎明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txt下载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