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云

淮上

首页 >> 破云 >> 破云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我的鬼胎老公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犯罪心理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天师 死亡万花筒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破云 淮上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Chapter 59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天纵山。

虚空中无形的分针渐渐指向整点, 夕阳在林间缓缓下沉,飘渺的血红透过眼皮涂抹在视野里。

申晓奇的手猛一抽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想叫步薇,但干裂的嘴唇动了动, 却没发出声音。过了好半天意识渐渐清晰,他突然发现自己躺在山坡顶的空地上,头顶密密覆盖着火红的凤凰树, 在最后一抹余晖的照耀下就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怎么会到山顶上来了呢?

申晓奇没有多想,他的注意力被不远处一样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完全吸引住了——那竟然被是一瓶水。

一瓶端端正正放在地面上的矿泉水!

有好几秒的时间申晓奇以为自己在绝境中出现了幻觉,但还求生本能完全盖住了理智,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 他已经竭尽全力爬上了陡坡, 紧紧抓住了那瓶水,拧开瓶盖时因为过分颤抖甚至洒了几滴出来。

这里怎么可能有水?是谁放的?会不会有毒?

申晓奇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他的全部神智、全部感官都集中于喉咙里甘甜到极致的液体,除此之外根本想不到其他, 足足把整瓶水全部灌进了肚子才停下, 恍若做梦地呆在原地,看着手里空荡荡的水瓶。

紧接着,电光石火间他想起了什么, 脑子里嗡地一炸——

步薇!

申晓奇猝然扭头,还没看清不远处昏倒在地的少女, 所有变故就次发生。

嘭一声泥土溅起, 他猛然失重, 身下地面塌陷, 整个人伴随着无数枯草浮灰摔进了土坑里!

·

“二探组没有进展!”

“一探组没发现目标!”

“六探组正在向周边扩大搜索范围!”

步话机中通报声此起彼伏,无数穿着制服的警察牵着警犬在复杂的原始山林间跋涉,突然汪汪吠叫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秦川举起步话机:“这里是四探组!有发现!”

警犬在林间狂奔,刑警与搜救人员紧随其后,不多时只听犬吠从土坡后的荆棘丛传来。刹那间所有人喜上眉梢,秦川顾不得自己差点踩在坑坑洼洼的泥土中崴了脚,简直是手脚并用地冲到最前,顺手抽出搜救队员配备的弯刀,嚓嚓几下狠狠劈开荆棘丛。

“汪汪!”“汪汪汪!”

搜救队员激动失声:“肯定找到了!”

秦川把砍刀一扔,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他,用力撇开了带刺的灌木丛——

·

“咳咳咳……”

土坑里烟尘弥漫,这一跤整整摔了起码两米深,差点把申晓奇的肺从喉咙里摔出来。

他骨折的左臂已经完全没法动了,幸亏被草木落叶垫着才没出更大的事。过了不知多久,申晓奇才终于止住了带血的咳嗽,用没断的那条手臂勉强支撑着自己,从身下湿漉漉的泥土中爬起来,突然感觉手下触感不对。

他定睛一看,眼前正对着的竟然是半张腐烂的脸,浑浊成灰球的眼珠直勾勾瞪视着自己。

申晓奇大脑完全空白,全身通电似的打颤,想爬开却手脚无力。

“啊……啊……”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浑不似人的尖叫才终于从他拉开到极致的喉咙中爆发出来:“啊啊啊——!!”

恍惚间那尸体变成了裂开大嘴怪笑的脸,白骨喀拉喀拉抬起,带着血腥禁锢住了他的双手。申晓奇发了疯似的连滚带爬后退,边惨叫边蹬腿,那声调简直是难以形容的瘆人,直到他后脑咚地一声狠狠撞上了土坑边缘的石块,终于眼前一黑。

在失去意识前,他恍惚听见头顶传来声音,似乎有人终于赶了过来,停在了土坑边缘。

“……警察追来了,正在搜山……”

“来不及了……”

申晓奇耳朵嗡嗡震响,什么都听不真切,伴随着神智的急速流失而瘫倒在地上。

直到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他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空空的矿泉水瓶。

·

哗!荆棘丛被徒手拨开,秦川一撑身体跃了上去,加紧上前几步,突然顿住了。

民警们纷纷跟上来,霎时也纷纷愣在了那里。

几只警犬焦躁吠叫,来回嗅着什么,而覆盖着荒草的土坡背面却空无一人,别说申晓奇和步薇了,除了这群警察之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秦川喘息着抬手看表,赫然已是八点零五分——这场生死拔河只剩下最后四分钟了!

“四探组通报情况!”“怎么样秦川?”“四探组,快通报你们的情况!”……

步话机中此起彼伏全是吼声,但现场却凝重而紧绷,没有人回答甚至没人出声,一张张面面相觑的脸上全是青白交错。一名森林搜救队员忍不住几乎要哭出来了,不停念叨:“怎么办啊秦副队,明明什么也没有,狗怎么就叫了呢……”

突然秦川手一扬止住了他,走上前蹲在草丛中细细搜索半晌,指尖从枯枝上仔细勾出了什么。

“这是……”

“衣服。”秦川紧盯着指甲缝里那几缕旁人根本看不出来的布料线头:“这个染色可能是申晓奇穿的迷彩裤。”

众人登时赶上前,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在这个当口,突然远处若隐若现地响起了什么动静,仿佛是一声不清晰的惊叫,紧接着树梢上鸟雀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引得人们纷纷抬头。

“汪汪汪!!”

警犬争先恐后向动静响起的方向奔去,秦川霍然起身,天纵山各个角落的所有步话机频道中同时响起了他的嘶吼:“跟上!”

转过荒野和树丛,几经树林覆盖,眼前猛地豁然开朗,一大片凤凰树林从高处轰然烧了下来。那猝不及防的景象令所有人怔住,随即只见警犬刨着地,疯了般往山坡背阴某处跑去。

“四探组已找到目标凤凰树林,警犬有发现,我们正在跟进!”秦川把步话机往右肩一插,三步并作两步跟上去。

搜救队员在多少年都没经过人的丛林中跌跌撞撞,隐藏在腐殖层下的气生根纵横虬结,让他们走两步就要摔一跤。但在这个时候没人顾得上叫疼,很多人都是凭着意志力爬起来再摔、摔了再爬起来,顶着满头满身的泥土落叶跟着大部队往前,仓惶中只听步话机里不断传出各种喧杂的嘶吼:

“八点零七!”

“八点零七四十秒!”

“秦川,” 步话机中传来吕局沉稳的声音,说:“只剩不到一分钟了。”

神经在所有人脑海中越绷越紧,几乎要频临极限,冥冥中无形的引线渐渐燃到了尽头——

秦川后槽牙一咬,拔枪向天砰砰两声,暮色中无数鸟雀裹着落叶鸣叫惊飞!

这是向附近可能存在的绑匪进行震慑,跟警车鸣笛是同一个道理,但没人知道对这种丧心病狂的变态绑匪有没有可能奏效。秦川身后的警察们纷纷停下了脚步,对着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茫然眺望,除了山谷间鸣枪的回响之外周遭陷入了绝望的死寂。

搜救时间明明那么短暂仓促,此刻每秒却漫长得永无尽头。

滴答——

八点零九分整,被脚步激起的浮尘缓缓落回到泥土上。

明明没有声音,却仿佛一记重锤将虚空中看不见的炸|弹轰然敲碎,前方响起了警犬的狂吠!

“找到了!”

“在那!在那!!”

吼叫撕裂所有人的耳膜,山谷间各个搜救探组的人同时抬头,半山指挥车上,吕局霍然起身。

“找到了!”秦川向前方几十米远处正聚在一起的几只警犬奔去,连滚带爬摔了多少跤都没发现,尾音尖利怪异得变了调:“呼叫急救小队!救护车开上来!快!!——”

从高处向下望去,步薇与申晓奇静静趴在山坡最底下的草丛间,身体看不出任何呼吸起伏。

树冠中漏下的一线天空从苍黄变为深青,黑夜拉开了它恢弘的帷幕。天地间只有少年少女身下汩汩洇出的鲜血,成了最后一抹深红刺目的色彩。

·

江阳县医院,抢救室外。

红灯倏而熄灭,随即门被推开了,同一刹那江停猛地站起身,只见医生边摘口罩边走了出来。

“子弹已经挖出来了,手术非常成功,可以说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和主要血管,但怎么会失血那么多?未来一段时间还需要好好静养,小年轻可千万别不知轻重……”

周围天旋地转,医生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化作虚无。

“哎你怎么回事——护士!护士!”

江停眼前发黑,神志恍惚,仿佛感觉到自己被人七手八脚的扶住了。足足好几秒后他才恢复意识,被医护人员架到长椅上坐下,周遭乱哄哄的都是人声。

“我没事,没事……谢谢。”江停冰块般的双手不住发抖,接过护士匆忙端来的热蜂蜜水,放在唇边喝了一口。

“警察同志,”护士长从人群中挤出来,递上不断震响的手机:“您的电话。”

江停的手机已经到底没熬住,还是出了毛病,只光响铃却不亮屏,也看不到来电显示。他瞟了眼屏幕,接起来放到耳边问:“喂?”

“喂,陆顾问,是我啊小马!”

江停没力气回答,抬眼望向白墙上的挂钟。

“天纵山现场传来消息,找到人质了陆顾问!——凤凰树林!步薇跟申晓奇都活着,都活着!!”

马翔的咆哮背景音极其喧杂,想必他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江停收回目光,嗓子眼里吐出的三个字喑哑平淡,听不出任何虚弱的迹象,也没有半点喜怒或激动的情绪,只说:“知道了。”

“秦副队正带人封锁天纵山出入口,争取连夜抓住绑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市局刑侦支队下黑手!这次我们连一只苍蝇都他妈不放过,一定要把这帮孙子连根拔|出来!……”

江停摁断电话,将手机轻轻丢到身边。

“您没事吧警察同志?”护士长担心地打量他那根本不像活人的脸色:“来你们几个,扶这位警官去病房做个检查,可能有点急性低血压,叫人拿两支葡萄糖上来!”

江停道了谢,被小护士架起来扶着往前走,突然又挣扎着停下了。

“不好意思,”他声音低弱得吓人,要凑得很近才能被人听见,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能不能把我安排在里面那个做手术的警察边上,如果不麻烦的话……”

护士长连忙叠声答应,江停这才点点头,转身被人小心搀扶着走了。

晚上九点,结束检查的江停躺在病房里,手上扎着输液针头,身边是刚刚被推进来安置好的严峫。

主任专家亲自带人布置好各种医疗仪器和监护设备,闹哄哄地忙了半天,直到所有机器和软管都井然有序,医生护士们才陆陆续续地退了出去。随着房门关闭,雪白的病房突然安静下来,只有心率仪发出不疾不徐的嘀嘀声,闪着红绿交错的光。

江停扭过头,望向隔壁病床。

严峫带着呼吸面罩,侧脸轮廓被遮住大半,但英挺的眉眼还是在支楞黑发和棱角分明的额头下清晰可见。

“……”江停用力支起身,拔了输液针头。

他手背修长又白,淡青色的血管非常明显,一溜血珠随着针头滋了出来,但他仿佛全然没有感觉,扶着床头柜走到严峫身边坐下,长长吁了口气。

严峫的心跳和生命特征都非常平稳,随着呼吸起伏,氧气罩微微泛起温热的白气。江停抓起他的手紧紧攥住,感觉那只满是细微伤痕又带着枪茧的手硬硬硌着自己的掌心,甚至到了有点发疼的地步。

那微许的疼痛终于让他确认这个男人还活着,还好好躺在眼前。

江停无声地出了口气,抬手抚平严峫即便在昏迷中都不忘严肃紧皱的眉头,然后细细端详这章英俊的脸,眼底渐渐浮现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情而悲哀的情绪。

“……白长了一副精明相,”他喃喃道,“傻乎乎的。”

江停疲倦至极,俯身将额头轻轻抵在了严峫结实的手臂上。

·

山林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风穿过树梢,远处山头上隐约传来野兽的嚎叫。几辆警车开着远光灯围在指挥车边,秦川肩窝架着卫星电话,一边“嗯嗯、是是”,一边两手平伸让苟利帮忙包扎伤痕累累的十指。

“老严脱离危险了?行啊我去,吉人天相。……对对,两名受害者应该是从山坡顶上摔下来的,是不是失足倒不好说,我看悬。另外山坡顶上土坑里有一具青少年男性尸体,根据李雨欣的供词应该是贺良,已经已经装好准备跟大苟一起送往市局了……嗨!人都埋快一年了也不差这几个小时!……是,是,知道了,一有情况立刻跟市局联络。”

“秦副,秦副!”高盼青一头钻上车:“快来,有发现!”

秦川两手被苟利逮着涂黄药水,挂不了电话,维持着歪头耸肩的姿势原地转身:“怎么啦?”

高盼青提起手上那只物证袋,明晃晃的车灯下,只见那袋里赫然是个空矿泉水瓶:“这是痕检在埋贺良尸骨的土坑底部发现的,瓶底还有极少量液体残留,另外还有个瓶盖已经单独装起来了。”

——矿泉水瓶?

秦川接过证物袋对着光一看,突然“嘶”地吸了口气:“……贺良的尸骨是去年七月被埋葬的吧。”

苟利不解其意:“是啊,都白骨化了啊。”

“但这瓶农夫山泉的生产日期……是三个月前。”

车厢突然陷入了安静,秦川、苟利和高盼青面面相觑,一丝丝寒意顺着骨髓慢慢蹿了起来。

※※※※※※※※※※※※※※※※※※※※

感谢可爱淮我爱你x70、哈拉希x50、芝士炖蛋x30、韩越の洗碗机x22、温酒煮青花x20、

枝上吹柳绵★不想上学x17、贰戊哟x16、楼衾x15、

gaosubarux9、凛冬长眠x6、在下萌新有何贵干x6、青龙x6、L姓先森x6、武陵春x5、昨天我吃了三碗饭x5、猫爬架上一只毛x5、奥莉安x5、满船清梦x5、阿九x4、橙子绿呀绿x4、27467740x4、糯米团zax3、墨尘x3、温水炖青鲤x3、金桔大魔王x3、快看那有只猫x3、XL_WindDeerx3、玉玉x3、性本空山x3、27368768x3、磕磕磕磕糖~x3、清歌妙舞x3、林遇x2、蛋花儿x2、椰子圆滚滚x2、微风已散的素年x2、==x2、二敛x2、喜欢看文的z酒泉x2、偷走黑龙x2、晨曦x2、漠淮~~x2、浅吟深情x2、清风雅韵x2、xx2、鸷羽x2、土拨鼠x2、水洛生里x2、

愿逐月华流照君、壁咚淮上prprpr的英俊、不是甲基、槿槿、渊水映白月、小埃007、李默存、星海机甲系、吃土、lilier、嫌疑人x、温柔的O酱、霜落林空、Zero_0、22150923、叶银筝、澈球球、司小南的糖水草莓、雨儿、阿断、Anita凉风、林静恒的外套、王不留行炖鲫鱼、红兔子、yang、名字什么的···、蓝序、速写的语言、会画图、凤凰家的随君、哎呦喂、蓝桥春雪、柒沅、Gisèle 、雨怂、26478788、小朗、抓你小啾啾、歌且谣、小探鱼、唐述、花大喵、Leslie.W、沧海桑田拈花过、紫衣、贺朝的小朋友、红小锦、声诉、大智不智、为你充的值、楚楚楚慈的小可爱、饿鹅、雨归云深处、茕茕白兔、青鲤谣、濑名轩何、雪泥儿、出雲五葉、伊丽莎白翠花、布吉岛、绝渡逢舟、惊蛰、风起叶落、春山巷、春城飞花、壕的清新小天使、拉拉的布书、柏里、阿贵哥哥、兰亭、杨安心、燃眉細雪、Z、随想一页、娜菲尔塔丽、阿凉喏、乜仝、停停不要走、项茜、heartshine、Clara、windy、豆花哟?、铵、流苏摆摆、火星煜煜、学习使我快乐、寒雨澄风、BIKA、芝麻琼团、橙子味的糖水泡泡、竹某、哟、26835638、薄荷的夜铃、unash、不知道叫什么好、司小南的糖果罐儿、烛花、嗯呢咚、四发发、阿拂拂、伍仁仁、昵称、天真、霜霜霜霜霜ww、噫、云深不知处、颠鸾倒凤番茄酱、guhanye、龙九你快看我、未名燕过、小花唧唧叽、山牙子的婷婷、我的猪呢?、爱吃猫的鱼、Rustnei、乱码君★城市天空、angel2jacky、富贵、26718923、飛行機雲、南衣不染、27291405、竭泽、Strawstalk、yaozi 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可爱淮我爱你x30、

枝上吹柳绵★不想上学、叶玄君、早起吃米粉、此生缺糖、gaosubaru、薄荷汽水、软萌可欺李琛琛、淮上今天发糖了吗、卖蠢的土拨鼠、团扇桑、满船清梦、陵游当归、今夜風邪、凛冬长眠、卆里大魔王、叶修娇妻、蓝桥春雪、海日、哈拉希、韩越の洗碗机、冷静看本科学追文、兰亭、26204331 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可爱淮我爱你x17、

凛冬长眠x4、我有三根小鸡鸡x3、堇颜x3、河豚x2、heartshine、gaosubaru、muzsikas、啃石头的兔子、我自费给严支队跟蚆=、膜♂fa♂少女白湾子、初初呀、骆枭奶一口牙牙蚆2》 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 gaosubaru 大人的浅水炸弹!

感谢可爱淮我爱你x11 (虽然我也爱你,但我还是机智的认出了你)的深水鱼雷!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m.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唯我独尊 快穿之娇妻 穿成总裁前女友 想抱你回家 当老牛遇见嫩草 全能灵师之废柴三小姐 修真四万年 古代穿越日常 仙绝 妙手天医 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掌家小农女 问道章 天道图书馆 奉子成婚:总裁老公求复合 重生八零之小小农家女 末世重生之空间在手 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我不成仙 无敌升级王
经典收藏 犯罪心理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亲爱的弗洛伊德 末世女配逆袭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死亡万花筒 天师 我的鬼胎老公 破云
最近更新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犯罪心理 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我的鬼胎老公 死亡万花筒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天师 破云 末世女配逆袭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亲爱的弗洛伊德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破云 淮上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