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云

淮上

首页 >> 破云 >> 破云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破云 死亡万花筒 天师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我的鬼胎老公 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破云 淮上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Chapter 48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半小时后, 凌晨空旷的马路上。

辉腾闪电般飞驰, 犹如晨昏交际中耀眼的流星, 瞬间消失在长街尽头, 只留下尾气缓缓飘散。

“总体经过就是这样。”车内蓝牙接着严峫的手机, 马翔说:“队里警车已经开到天纵山了,我也正往那赶,咱们到地方再见吧。”

“行,安抚好被绑者父母的情绪, 别让他们太激动影响问话。”随即严峫挂断了通讯。

“申晓奇的父母晚上到家后,还是不放心, 就决定连夜开车去景区接儿子回家。因为顾忌青春期少年强烈的叛逆心理,怕强行接人会引发任何不可预知的后果,所以没有提前打招呼。凌晨三点多, 夫妻俩偷偷开车到达农家乐旅馆后, 竟然发现儿子并没有跟同学在一起, 甚至整夜都没回来睡觉。于是焦急之下夫妻俩开始询问同学,但这帮孩子都非常不配合。”

江停倚在副驾座上闭目养神,脸色有些苍白:“不配合?”

“都说不知道。申父申母问儿子是参加篝火晚会之前还是之后离开的,有同学说之前,有同学说之后。”

“就是都在撒谎的意思了。”

“差不多。”严峫唏嘘道,“但一群撒谎的孩子,总比刻意撒谎的犯罪嫌疑人好对付。”

“那如果孩子就是嫌疑人呢?”江停突然反问。

严峫把着方向盘瞥去, 江停正微微抬起眼皮, 两人视线在昏暗中互相对撞, 旋即一触即分。

“凌晨5点17分,”严峫若无其事地转回视线:“家长再次接到绑匪的电话。这次是长达十多秒的申晓奇的惨叫和呼救,随即声音被掐断。绑匪只给崩溃的申家夫妇留下了一句话,距离行刑时间还有38个小时52分钟。”

——38小时,52分钟。

这么有零有整。

“……十多秒的惨叫,加绑匪一句警告,这通电话卡在60秒以内。”江停双手抱臂,沉吟道:“预告的行刑是明天傍晚八点零九。”

“对,姑且算八点十分。但为什么?”

车辆在路面飞速行驶,将城市中心和高楼大厦远远抛在身后,远方的地平线尽头,郊区田野连绵不尽,晨霭渐渐被染上透光的鱼肚青。

“你不能少算那一分钟,”突然江停开口道,“绑匪的时间观念很强,几次打电话应该都掐好了秒表,报时更是精确到了分钟。如果不是在故意透露线索,或恶意捉弄警方和父母,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严峫拧起眉头:“傍晚八点零九,这个时间对他来说是有特定意义的?”

“对。”

“不能啊,”严峫狐疑道,“这时间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能有什么意义呢?”

这次江停顶了他一句:“这我哪儿知道,我又不是绑匪。”

他再次闭上眼睛,手里还抱着他心爱的保温杯——如果里面是枸杞茶的话他就是个活脱脱的老干部了,但实际上里面是严峫为了吸引他凌晨出门,而在穿衣服的间隙里争分夺秒亲手泡好的老同兴普洱茶。

这里不是指严峫自己穿衣服,而是给江停穿。江停身体不好精神弱,如果半夜睡得好,凌晨根本醒不来,严峫拍门三十秒无果,干脆闯进屋去,亲自把他从宽大松软的双人床上捞起来,随便从衣橱里抓了几件衣服裹好,就像打扮手办娃娃似的,一把抱起来扛出了卧室。

以上所有细节,都充分展现了严峫身为屋主——资产阶级——的霸权。

“喂,”资产阶级教训道,“办案呢,你那是什么态度,还在对早上的事耿耿于怀?”

无产阶级连眼都没睁:“我这叫暴力抗争无果之后的消极抵抗。”

严峫:“……”

·

早上八点半,天纵山景区。

辉腾费劲巴拉地颠上山坡,不知道刮了多少树枝,终于咯吱停在了草丛中。

远处农家乐大院门口,马翔从人群中抬头望见,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严哥!——哎哟,这不是陆——”

严峫一把揽过马翔:“老魏跟老吕都不在吧?”

“不在,”马翔莫名其妙道,“魏二老板在市局远程指挥现场呢。”

严峫放了心,回头招招手:“你可以下来了。”

“陆顾问”在清新的山林间带着防霾口罩,面无表情,慢悠悠下了车。

三人一块向石子路尽头的大院走去,市公安局的警车已经把现场围起来了。林间晨雾未散,民警们披挂着满身露水穿梭来去,远远就听见申母歇斯底里的痛哭。

“怎么样?”严峫问。

“刚给学生做完笔录,两男两女一共四个。”马翔骂了句脏话,“艹,小屁孩子一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自己那点小聪明能瞒得过警察,言语上的破绽都够做一打破洞牛仔裤了。有人说申晓奇捡木头之后根本没回来,整个晚上不见踪影;有人说昨晚篝火晚会后就直接回去睡觉了,没注意到他在不在;有人说晚会上好像看到了申晓奇,但夜里没看清楚……”

严峫打断了他:“王科怎么说?”

王科,包子店老板家独生子,目前最有可能被警方策反的小屁孩之一。

“就是他说申晓奇捡木头之后人根本就没回来,这也是我们现在最倾向的说法了。”

严峫眯起了眼睛:“那是谁说晚会上看见了申晓奇的?”

三个人走进大院,严峫一马当先,马翔紧随身侧,江停走得最慢——被严峫不时回头拉扯下胳膊,犹如竖着耳朵的警犬时时注意以防弄丢了归自己看管的猫。

刚进院门,申母的哭诉清晰起来,远远只见一名齐耳短发的女生背对着他们细声安慰:“阿姨别担心了,不可能会有事的,阿姨您先放宽心……”

“就是她,”马翔扬了扬头,“谭爽。”

严峫站住脚步,观察谭爽半晌,从马翔手中接过了问话笔录。这时江停正悠然站在树荫下呼吸新鲜空气,倏地被严峫按着后脑柔软的黑发,强行扭过头,非让他跟自己一块儿看,两人脸挨着脸站在草丛间。

少顷后严峫看完了,把笔录本往江停怀里一塞:

“谭爽!”

女生回过头,露出一张清秀干净,但带着浓浓提防的脸。

严峫眯着眼睛打量她片刻,招招手,从裤兜摸出证件一亮:“警察。”

谭爽迟疑几秒,又回头轻声安慰了申母几句,才慢慢走过来,双手警惕地抱在身前,来回打量眼前这个又帅又高但满身煞气,明显一看就很不好惹的警察。

严峫全身双十一淘宝特价,手腕间却戴着块百达翡丽鳄鱼皮鹦鹉螺——他没有便宜的表,就大大方方站在那任她打量,随意道:“怎么,安慰同学家长呢?”

谭爽看他笑嘻嘻的,也摸不清这名警察的底细,小声答了个:“嗯。”

“没事儿,我就看你挺会安慰人的。你怎么知道申晓奇肯定不会有事?”

谭爽哽了下,但随即反应很快:“因为来了很多警察叔叔,所以我才相信,不管发生什么申晓奇都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马翔登时满脸“哟嚯?”的表情。

这时江停看完了笔录,轻声道:“我去附近转转。”

“行,”严峫表示自己批准了:“马翔跟着你陆顾问,小心伺候。”

马翔立刻:“嗻!”

江停:“……”

严峫转回谭爽,双手放松地插在裤兜里,同时向农家乐旅馆巨大的天井大院中走去:“——套话不用说了,别紧张,我随便问问。你知道申晓奇被绑架了吗?”

“……听说了。”

“申晓奇平时在学校里有仇家没?打过架吵过嘴给老师打过小报告的都算。”

谭爽不太情愿地跟在他身后:“没有。”

“你跟申晓奇关系如何?”

“他是我弟!”

严峫回了下头:“认的弟弟?”

不出所料这帮小孩喜欢认亲的爱好多少年都没变过,谭爽硬邦邦甩出两个字:“是的。”

严峫感觉很有趣地笑了起来,突然瞥见不远处,整排房间尽头有个人影一闪,随即大半个身体隐入拐角,只露出半个头,焦急地往这边望来。

是王科。

严峫刹那间就认了出来,但他面上不动神色,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认的也没什么,我上学时不仅认了一帮大哥小弟,还因为跟他们一块抄板砖打群架而进过十多次派出所。”严峫仿佛没看到谭爽怀疑的表情,轻轻松松转移了话题:“这儿空气不错,谁提议来的?”

谭爽立刻回答:“申晓奇。”

“你们从哪知道天纵山这个景区的?”

“申晓奇说这里好,安静,与世隔绝,所以我们就来了。”

严峫嗤笑道:“半大孩子还知道什么叫与世隔绝了。”

谭爽在他身后隐蔽地翻了个白眼。

“申晓奇在失踪前有没有任何异状,近段时间有没有说过被人威胁,跟踪,尾随或发生任何异状?”

谭爽矢口否认:“没有,都没有。”

严峫有一搭没一搭,问的都是笔录里起码已经问过三次了的废话,但谭爽又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一一回答,内心感到非常憋屈。

这个显然比别人官都大点的警察虽然走在自己前面,只偶尔回头瞥两眼,但每次他目光投来的时候,笑吟吟的眼神里似乎都藏着雪亮刀锋,能轻而易举劈开任何掩饰和伪装,哪怕只是一丁点。

“你们一行几个男生,几个女生呐?”严峫突然问。

“我跟彤彤是女生,还有申晓奇、王科和吴子祥三个男生。”谭爽忍不住怼了一句:“你们警察不都已经看过旅馆登记簿了吗?”

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农家乐的登记簿形同虚设,只有申晓奇作为组织者来预定房间时留下了他的名字,至于实际最后住多少人,农家乐管理方是懒得关心的。

严峫不以为意,说:“我看你们五个人开了三间房,难道有一个人落单?”

谭爽一撇嘴:“吴子祥晚上睡觉打呼噜,连男生都不愿意跟他住,所以只好自己睡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严峫说,突然站定脚步笑看着她:“就奇怪你这小丫头,怎么对警察叔叔这么反感。”

谭爽骤然撞上他居高临下的目光,霎时仿佛被刀捅进了胸窝里似的,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你……你们警察,”谭爽脸色微微发白,自以为很镇定地咽了口唾沫:“你们警察把我们当嫌疑人似的,问了一遍又一遍,不爽难道很奇怪么?明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就被扣起来了,你们警察到底知不知道尊重我们的人身自由!”

这话说得实在天真,严峫倏地挑起半边嘴角,露出一个充满了邪气的笑容。

“你笑什么笑,有什么……”

“你的手受伤了。”

谭爽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把手捂住,盖住了手掌内侧两道隐蔽的平行伤痕:“那只是喂猫的时候……”

严峫打断了她,不容拒绝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

哗啦!

江停打开旅馆房间的浴室抽屉,伸手进去翻了翻,毫不在意地把女孩子们的浴帽、头巾和发夹等零碎物品拨到一边。

马翔看着眼前这位陆顾问,内心感觉非常迷茫,感觉他简直是在旅馆各个房间里漫无目的地东翻西翻,除了被学生门锁好的行李箱,连衣柜、抽屉和卫生间都没放过。更要命的是他还在女生屋里花了尤其多的时间,且不说这种未经许可的搜查行为本来就是违规的,单说行为简直就像个心理变态的偷窥狂。

——不过普通偷窥狂不会像他表情那么冷淡,眼光那么锐利,周身气场如此理所当然且冷静专业,以至于马翔几次想劝阻都愣没好意思说出口。

“那个……陆顾问,”马翔小心翼翼道,“要不咱们去买点吃的?早餐?”

江停没回答,突然从抽屉深处取出一件东西,电线稀里哗啦带翻了不少零碎物品。

马翔好奇探头,只见那是个有点像警棍似的粉红色陶瓷圆棒,带着一个短柄和一个橡胶手柄,貌似还有几个开关:“这是啥?”

“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

江停顺口说:“你严哥肯定知道。”

“???”马翔头上整齐地冒出三个问号,紧接着听到严哥二字,再看那圆棒的形状,思维突然发散到了某个不可说的异次元中,腾!瞬间闹了个面红耳赤。

“诶,我……哎呀陆顾问,您可真是……”

江停莫名其妙瞥了支支吾吾的马翔一眼,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只伸手打开浴室灯,蹲在地上开始仔细搜索起来。

“果然跟严哥你说的一样。”与此同时屋外,高盼青跟着严峫跨上台阶,佩服地道:“我们按你说的那样查了所有学生的手机,果然没发现他们任何一个人给家长打电话——通常这种情况未成年人早联系父母来怼警察了,但这帮孩子怕归怕,竟然都不敢通知爹妈……”

“人的恐惧分很多种,这四个学生恐惧的对象不是近在身边的绑匪,也不是生死未卜的同学,而是警察。”严峫淡淡道,“你从谭爽的反应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她和其他几个学生的希望是一致的:只要熬到申晓奇回来,警察就会撤走,这件越闹越大的事情就算结束了;只要坚持住不告诉家长和老师,他们就不会被骂。”

高盼青猛地站住脚步:“你的意思是,申晓奇的失踪是这几个学生的杰作?”

严峫说:“他自己是主谋的可能性最大,不排除那个谭爽从旁协助,其他几个同学拨火架桥。”

“但……为什么呢?”高盼青愕然道:“我以为这种青春期少年离家出走伪装被绑,用高额赎金来证明自己在父母心中地位的桥段只可能出现在电视剧里……”

“不,不至于。申家夫妇半夜三更偷偷开几个小时车跑来天纵山,对儿子显然是很关心的。再说如果是自导自演,被白尾海雕血浸透的上衣无法解释。”

严峫说完这些,顺着旅馆走廊继续向前走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高盼青赶紧跟上前:“那难道跟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关?熊孩子偷摸鸟蛋,被这附近的佐罗情结主义者绑了?”

“你在写小说吗?”严峫失笑道,“大黄提出血衣有可能来自白尾海雕后我就专门去查了资料,首先这块景区根本就不是海雕的栖息地,其次你知不知道白尾海雕有多凶猛?这几个熊孩子绑一块都未必是对手,真敢偷摸鸟蛋的话现在骨灰都快凉了。”

这起绑架案处处都透着诡异,高盼青只觉平生没遇见过如此云里雾里的案情,两手一摊没辙了:“那严哥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他们走到敞开的房门前,严峫站定脚步,从高盼青手上接过塑料袋,一笑:

“这我哪儿知道,我又不是绑匪。”

高盼青:“……”

严峫把早上被江停顶回来的话原封不动扔给了别人,登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精神满足,转身进屋:“陆顾问!给你送吃的来了,有发现没?”

旅馆屋内,马翔早被江停赶出来了,红着脸搓着手站在外间。而浴室里江停正戴着手套,用镊子从地上捡起几根头发,对着灯光仔细观察。

“——哟,干啥呢。”严峫迎面看见这一幕,登时敏感地站住了:“这是现场?要穿鞋套不?”

“不用。”江停全神贯注道,“有什么吃的?”

严峫抽出豆浆杯,插好吸管,顺手把温热的塑料袋搁在外间桌上:“这可是我百忙之中不辞辛苦,亲自去买的豆沙包甜豆浆,专门慰劳我们免费干白工的陆顾问……”

江停视线没离开那几根头发,就着他的手吸了口豆浆,头也不抬回答:“要是你能放着只剩三十多个小时的绑架案不管,先跑去买什么豆浆包子,这副支队的位置恐怕也就坐不长了。”

说着他一抬眼,两人在浴室中近距离站着,彼此对视。

“我百忙之中,不辞辛苦,亲自吩咐老高手下的实习生去买的包子。”严峫彬彬有礼道,“拿着喝吧,别特么那么多废话。”

江停接过豆浆杯,眼底滑过微许不明显的笑意。

“怎么样?”严峫多少有点不自然地撇开视线,小心接过镊子:“你发现证物了?”

“不算证物,只是疑点,主要是我发现了那个。”江停双手捧着热豆浆,往那个让纯情少年马翔至今无法平息脸红的粉色陶瓷圆棒努了努嘴。

严峫顺手拿起来:“毛发对不上?”

“你自己看嘛。”

马翔眼睛立刻就瞪直了,只见严峫果真拿起圆棒,对着光观察了半晌。

“……果真如此。”好半天后,安静的屋里只听严峫喃喃道:“果然对不上……我知道这几个小孩到底在隐瞒什么了。这年头的学生胆子真是……”

江停含混不清地咬着吸管:“男生屋里有另一个细节,我建议你来看眼,或许会有更多推断。”

严峫点头赞同,率先钻出浴室,把粉色陶瓷圆棒连着电线顺手交给马翔,转身往外走。

突然他留意到什么,见鬼似的站住了:“——小马怎么了,不舒服?”

众人视线望去,只见马翔脸红得几乎能烫熟鸡蛋,那表情活像手里捧着个正倒计时的炸|弹:“我不是,我没有,我我我……”

严峫和江停对视一眼,后者耸耸肩示意自己完全不知情。

“你有毛病吗?”严峫莫名其妙道,“这个陶瓷卷发棒有什么问题?”

马翔:“啊?”

这辈子连女生小手都没拉过的马翔,单身、大龄、剩直男,在周遭疑惑的注视中陷入了沉默。

※※※※※※※※※※※※※※※※※※※※

严峫:我妈用过。

江停:杨媚用过。

高盼青:我姐用过。

二次元大龄少年马翔:……

感谢一只咸鱼霜x271、草莓捧着糖水司南x178、周晖手中的符x107、

哈拉希x69、楚慈的小糖衣x65、绿洲x48、芝士炖蛋x30、种花打太极x28、韩越的手工香肠x27、温酒煮青花x25、愁云惨淡万里凝x23、我亲你一口吖x22、

澄江如练x18、淮妞新粉x17、凛冬长眠x14、云妹亲妈咪x10、渡尘劫x10、回眸一眼x10、gaosubarux10、好心情时时卷x10、绵绵思远道x9、攸甯x7、南风知我意x6、眼神君x6、喜欢看文的z酒泉x5、白鸡x5、sarorox5、武陵春x5、敲里吗敲里吗!x5、一只小菜鸟o(^o^)ox5、皮皮豆x4、cloudyx4、宅女不爱清水文x4、Strawstalkx4、薄荷的夜铃x4、四喜丸子x4、夏潮x4、太宰与人间失格x4、今晚只喝一点酒x3、柳成荫x3、干了这碗恒河水x3、绝世黄花x3、凤四老公x3、三岁写江湖x3、燃烧的大豆x3、秋山秋山x3、月罗x3、一言既出x3、乱码君★严江百年好合x3、叶玄君x3、闭眼睡觉x3、Ag.niubilityx2、团子x2、木村kirarax2、Runningx2、渊水映白月x2、24616704x2、afyflyx2、吾王小白x2、给江美人点烟的英俊x2、shircysx2、捧着信乃的现八x2、今天楚慈反攻了吗x2、哟x2、亦然x2、长牵x2、

lalala233、十里、白胡子的老奶奶、萤、龙九你快看我、26723623、杨花泪沾意、萧珩、阿源不是啊圆、郢一、半城柳色my、你初、哭包受、雍枅,拍鱼鳍的咸鱼、赵萃、苡逑、玩少年的阿毛、ahaa、娜菲尔塔丽、陆迟迟、竹某、昨天我吃了三碗饭、breeze、?嘟嘟么么哒、昵称、无般若花、慈悲的慈、yin桑、阿断、Vudopia、哎呦喂、岁慕天寒等某蓝、歌且谣、但为君故、小冯、边伯贤属于我、听喧阁、阿飘、濯缨、啊猫喵喵喵、楚辞韩二一生推、壮壮大总攻、瑛嘤嘤嘤、三槑、浮生未歇、25542965、26354890、春城飞花、啊噜、青龙、薰御、咦兴、红兔子、游、末知、一分秋、小则、么么、23646648、阿比鹿、宋卿予词、ShireVince_L、瘦子白日梦、梅梅梅子、corafaye、滚滚球、反派的小甜饼、七柒、lilier、十七哇、Damh、Mekyol、二菇、晨曦、陌子衿、荧~、不看BG很多年、清歌妙舞、蓝车、卿鸾、听听帅炸了!、司小南的糖果罐儿、雨怂、流光已逝、蛋花儿、夏生、随想一页、啃石头的兔子、软萌可欺李琛琛、朝醉、阿夕、早起吃米粉、阿琛么么哒、小太阳、富贵、阿南、兼任篮球队队长、小埃007、纤巷漂在淮水之上 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糖球球球球球球x5、凛冬长眠x3、橙子绿呀绿x2、一言既出、溪溪、樵樵山、雨陌萧、陵游当归、楚慈的小糖衣、你北、柳叶白、太宰与人间失格、火狐令、梅梅梅子、雨山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 muzsikas、heartshine、烧粥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爱淮的一只吨大人的 4个浅水炸弹!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m.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问道章 重生步步为营 重生之嫡女传记 武神天下 来不及说我爱你 北宋闲王 当老牛遇见嫩草 掌欢 茅山捉鬼人 末世重生之空间在手 重生离婚后幸福 势均力敌 修真四万年 唯我独尊 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你 古代穿越日常 宋时明月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从仙侠世界归来 [位面]龙族小姐进化论
经典收藏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末世女配逆袭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死亡万花筒 我的鬼胎老公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犯罪心理 破云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亲爱的弗洛伊德 天师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最近更新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 豪门魂宠:灵动鬼妻 天师 亲爱的弗洛伊德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死亡万花筒 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 破云 末世女配逆袭 犯罪心理 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 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我的鬼胎老公
破云 淮上 - 破云txt下载 -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